壁画背后的盛唐气象

  • 时间:
  • 浏览:43

  

  宫女图

  

  《狩猎出行图》

  盛装开放的唐代壁画珍品馆,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唐墓壁画堪称是盛唐鲜活的情景再现。那时,无论是民间的工匠,还是文人士大夫,都不拘身份的从事壁画创作。他们乐于让自己的画笔,在一座座崭新的墓壁上刻下曾经敬仰或艳羡的人物、情景和生活方式,也乐于在往来勾勒的指尖流露出自我的爱憎好恶和喜怒哀乐。

  曾经是世界通都大邑的古长安,从这些唐墓壁画飞动的线条和浓艳的色彩中,再现其盛极一时的文采艺风,反映一代帝国的政治制度,展示千年前梦幻一般的社会风尚。

  《宫女图》

  再现深宫生活

  永泰公主生前只是永泰郡主,她天生聪慧,举止端庄,深得中宗的喜爱。武则天对这个小孙女也很喜欢,并做主将其许配给了自家的侄孙武延基。一日,17岁的小郡主无意中撞到了祖母武则天与男宠张易之、张昌忠的“好事”,回来说给丈夫和哥哥听,言语之中,不免怨怼。不料,事情竟传到了武则天的耳朵里,愤怒之下竟命人将三人乱棍打死。中宗继位后,惦念儿子和女儿,将三人遗骨迁回,陪葬于乾陵。

  1960年8月4日,考古人员对永泰公主墓进行了首度发掘,工程历时288天,难度系数可想而知。永泰公主墓墓室壁画是乾陵陪葬墓中的上乘之作,但也是这三个主要陪葬墓壁画中保存状况最差的一个。1962年,考古人员对永泰公主墓壁画进行了揭取,整个过程十分艰难。如今,将在壁画馆中展出的《宫女图》就是弥足珍贵的一件。《宫女图》绘于前室东壁,共有宫女9人。为首者梳高髻,手未执物,似为这组宫女的领班。其余分别执盘、盒、烛台、团扇、高脚杯、拂尘、如意等物随后而行。这幅画在人物布局上打破了以往的平列式,实为唐墓壁画中的精品之作。“这幅图是经过修改过的,原来的线条基本上都在,所以我们完全感受到这个关于古代仕女画之美。”陕西历史博物馆馆长成建正说,永泰公主就是在花季死去的,她的父亲在重新安葬她的话,一定要把孩子应该享受而没有享受到的荣华富贵全部都表现出来,从这幅图就可以看出。

  壁画中的宫女手里拿纸杯,各种各样的盒子,有蜡台、拂尘这些东西缓缓走来,很显然她们要去伺奉主人就寝,拿着灯,一定是天色慢慢的暗下去,主人快进入睡眠的时候了,走路都是轻手轻脚的。“壁画中那个捧杯的宫女,很多学者都称其为中国古代第一位美人,一个整个S形的构图,把她的婀娜多姿千媚百态全部都描述出来了。”成建正说,平常在宫里,这些年轻可爱的宫女们可能也就这会儿有机会在主人的面前去露露脸。

  乾陵三座唐墓中出土的壁画中,都有唐人使用的琉璃杯、琉璃盘等外来器物的情景。永泰公主墓《宫女图》中有高脚琉璃杯,其内的黑色饮料很可能是葡萄酒,或者是龙膏酒;前室西壁宫女图中画有捧端葡萄的大盘子。章怀太子墓甬道西壁壁画上侍女所抱之壶为带把细颈伸流执壶,造型相近的壶还有房陵公主墓后室北壁西侧仕女手中所提之壶。除此之外,懿德太子墓前室西壁壁画中第一位宫女手中的莲瓣纹带盖纯金杯、房陵公主墓壁画中侍女所捧的多曲琉璃盘……

  这些器物明显属于粟特、萨珊波斯帝国的风格,很有可能当时的唐人就是直接使用西方制造之器物。壁画中的各灯琉璃器,绝大多数应为西方制品,其较大的体量、较好的透明度、丰富的造型品类,都是当时的中国玻璃制造所不能企及的,其实物在中国至今很少发现。

  《驯豹图》

  皇家林苑设有高级动物园

  爱好狩猎是皇宫上流社会流行的风气,王公贵族将骑马狩猎作为增强武艺、愉悦身心的一项重要活动。“在懿德墓第一过洞东壁看到一组四人各牵一豹,行进于花草树木之间,西壁为鹰犬出猎图。蓄养珍禽异兽,训练猛兽烈鹰从来为帝王所好,皇家林苑内就有高级动物园。”据陕西历史博物馆的专家介绍,武则天执掌大权时,为了迎合这种时尚,在大明宫禁苑内设置了专门的机构,负责皇宫中雕、鹘、鹞、鹰、狗、豹等动物的饲养和训练。为了投其所好,各地官员定期或不定期地进奉珍禽异兽,有的国家为了与唐结好,也进献自己具有而唐朝缺少的动物。位于懿德太子墓过洞处、象征着皇宫内苑的《驯豹图》、《架鹞戏犬图》、《架鹰驯鹞图》等壁画,描绘的就是这样的时尚。

  《马球图》

  “打马球”风行于宫廷

  在中国古代传统体育项目中,有一种骑在马上以杖击球的运动项目——马球,古称击鞠。三国曹植《名都篇》中有“连翩击鞠壤”之句。唐代长安,有宽大的球场,玄宗、敬宗等皇帝均喜马球。章怀太子墓中《马球图》,画出了唐代马球的兴盛:画上,二十多匹骏马飞驰,马尾扎结起来,打球者头戴幞巾,足登长靴,手持球杖逐球相击姿态矫健,得心应手。

  这幅壁画形象地再现了唐代马球比赛紧张惊险的夺球场面。唐代马球从波斯(今伊朗)传人中国,风行于宫廷。当时宫廷中上至皇帝,下至文武百官,甚至妇女都爱打马球。唐代的宫城和禁苑里多半筑有马球场,有的贵族官僚还有自己的马球场。

  《列戟图》

  悲情太子死后得享“皇帝礼遇”

  懿德太子李重润(682-701年),中宗李显与韦皇后之长子,高宗和武则天之嫡孙。重润幼时深得高宗的喜爱,立为皇太孙。文明元年(684年),其父中宗失位后,被废为庶人。重润年仅19岁即死于非命,深为时人惋惜。中宗复位后,于神龙元年(705年)追为皇太子,号懿德。灵柩由洛阳迁葬乾陵,号墓为陵,并聘国子监裴粹亡女为冥婚,与之合葬。

  此次展出的《阙楼图》壁画出土于懿德太子墓,画中阙楼非同一般,它是三出阙,是等级最高的一种礼制性建筑,只有皇帝才可以享用,它往往也是帝王居所的标示性建筑。另一幅《仪仗图》,由近200名文武百官组成的仪仗队伍,包括步行卫队、骑马卫队和车队,浩浩荡荡,井然有序,大唐皇帝的威严和气派让人望而生畏。

  如果说《阙楼图》和《仪仗图》还不足以让懿德太子彰显皇位的话,那紧接着的《列戟图》则是名副其实的皇帝待遇了。列戟制度,是通过施戟杆数的多少来表示其身份等级的一种规定。《列戟图》在唐代太子、亲王、贵妃、公主以及三品以上高级官员的墓葬壁画中都有发现,但懿德太子墓中皇帝级别的《列戟图》却是目前唯一的一例。

  懿德太子生前没有得到的,在他死后都得到了,而且达到了极致,是身为皇帝与父亲的李显的刻意还是无奈,我们不得而知。唐中宗在位仅仅7年,整个唐代对政治影响最大的两位女性——他的母亲武则天和他的妻子韦皇后,一直左右并最终决定了他的命运。也基于此,本来在历史上没有留下痕迹的懿德太子,才以他后人难以超越的墓葬及壁画,记录了社会大变革下这一段特殊的历史。

  本报记者 赵争耀

猜你喜欢